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淫印天使】(第二部)(148)【作者:房东】
【淫印天使】(第二部)(148)【作者:房东】
字数:349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(148)

  完成了清洁的工作后,泠暂时先离开。是顾及到我们的隐私,不过,他绝对听得到我们的对话,到也闻得到这边的气味。

  在肉室里,要当个合格的管家,可不能够太轻易的被这些刺激给影响身心
  也难怪,明第一次喂养他的时候,会感到很棘手。

  就算正经历高潮,这傢伙也可能表现得跟石像没两样。幸好,误会最后都解开了,还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。

  明具有足够的智慧,晓得他那种态度不算冷淡;很能忍耐,又不确定是否要拿出更多诚实的反应,仅仅如此;不笨,却还是显得死脑筋,而这竟然是必要的;身为守卫,为做好份内的工作,得故意省略许多思考方向。之中的苦,一般人实在很难想像。

  泠很常和丝混在一起,可在受到各种挑逗时,他能更仔细控制自己的反应;只要用上一点术能,他几乎是连内心的波动都能够收放自如,比蜜或佑都要厉害。
  凡诺要是还活着,大概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影响他。所以,我们才会拜託他去照顾露,嗯──真不幸,说「能者多劳」是很好听,但仍有点压榨人力的感觉。
  要不是考量到外在魅力的问题,泠其实是最适合去寻找喂养者的触手生物;可以专心服侍对方,又不会把自己的欲望摆在第一位

  当然,就像蜜常说的:「再继续假设下去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」

  「有没有更好的开头」和「谁更适合当第一个与喂养者接触的」,做为思考游戏,还算有趣的,但要是太深入,那也不见得妥当。

  就现阶段看来,我们已经有比「理想」还要更完美的结果,再进行一连串的假设,甚至以为自己真能够改良些什么,那在本质上就是傲慢的。

  话说回来,蜜会轻易的强调这样很没意思,然后又到旁边去四脚朝天的躺啊、蹭的;最近,无论言行还是举止,她都越来越像个年轻人了呢。挺怪的,在我的印象中,只有泠敢吐槽;连积极帮她解除压力的明,也会感到突兀的。

  越是回忆这阵子发生的事,我就越是觉得放松。

  长时间一语不发,不只投影变得模糊,连血压都会稍微降低;要是把视觉和听觉都关闭,那在感受上,就很像是准备要进入重生阶段那般;好奢侈,彷彿连灵魂都被洗涤了;待在明的子宫内,可以治癒心灵──一点也没错,而要是开口强调,那就很像是在为下一次的佔便宜做准备;我不想要那种形象,但在遇到类似的指控时,也实在很难否定。

  可以的话,真想再维持这个状态不只五个钟头;今天不可能,但──以后有机会的。

  到那个时候,明又会是最辛苦的;无论是要前往哪边,都得要由触手生物抱着,不然就是坐轮椅;连上厕所都很不方便,说是「付出」,也显得残忍。
  ※懂得观察气氛的我,先选择把心疼的感觉抛到脑后;是很狼狈没错,但──有时,要和明一起沉浸在许多温馨的段落中,靠的可不是单纯的思考。

  类似的例子,实在不少。

  像现在,我们都很清楚,自己终究不是明的孩子;就算有複制她的肢体轮廓,也没打算装得更彻底一些。

  然而,在听到她的提议,我们可是很认真的去回想自己刚出生时的样子
  无奈,即便离半梦半醒还有些遥远,我们的触手也不可能彻底静止;纤细的轮廓,在接近羊水的灰浊液体中浮浮沉沉;脉动明显,还可能有呼吸;再怎么看似幼小,非人的感觉还是很强烈,多少会让我们陷入像「羞耻」等这一类的负面情感中。

  和绿囊不同,明的子宫是更为浪漫,又更为自然的地方。也只有身在她的怀中,我们才会觉得自己像人类。

  以前累积的阴影,可藉着发掘新感受来驱散;哪怕最后是得到一连串的错觉,也无所谓;在喂养者的光芒下,我们可以表现得比平常都还要再厚颜无耻一些。
  反正,她一直都很宠我们。只守住最后的底线,没其他的顾虑,我们会连吐槽都会省略。

  不过,丝的存在,会让我重新意识到自已是什么东西;打从一开始,我就没想过要忽略她;正因为晓得那根本不可能,我才会连尝试都省略了

  即便是处於没有冲突的段落,亲妹妹的存在还是那么的强烈

  当我和丝靠得够近时,明会选择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;因不想老摆出一副准备左拥右抱的样子,哪怕已经太迟了。

  而为了好好观察我和丝之间的互动,明的视线总是既温暖,又充满活力。
  她会一次邀请我和丝,自然是希望我们两个能够相亲相爱,就像过去那样。
  要把前阵子累积的不愉快正式归零,可急不得;无论是否有效率,在这过程中,明总会得到新的乐趣;稳定的「后宫」,再加上「近亲」,喂养者若试图在言语上淡化这两样元素,反而会更突显出自己正身处於如此複杂的欲望漩涡中
  就算时常分心,我们也还是收穫丰富──真低级啊,再这样下去,好像没法教出好小孩。尽管如此,婚后的日常生活还是值得期待;每次想到这里,都会让我的体温上升

  奇怪的是,就算意识到有哪边是无可救药的,我还是很难产生太多负面情绪。
  周围的气氛,一直都那么的温和,是因为明一直都抱有善意。她的想法很多,可在与喂养结合后,走向又还算单纯;既不会给我们带来不安全感,且──在本质上就──很能够化解尴尬。即便满载变态成分,也因为压力有限,而不会有谁正受到侵犯的感觉;如此神奇的起承转合,大概也只有明能够做到。

  她要是更严厉些,就能够唤起丝的罪恶感。

  首先,拒绝美化我们的许多变态行径,而后再将性欲和打骂结合;既能够提升喂养者的权威性,也有机会达到真正的平衡!

  有的时候,我会冒出这些想法,并陶醉在其中;要是直接说出来,明和丝铁定都会摇头。

  好不容易学会放松的蜜,八成也会觉得我这人既麻烦又无聊;泠的皮很厚,倒是有可能会同意;至於露的想法嘛──我不在乎。

  事实上,在我们来到海边前,丝也曾对我吐槽过:「姊姊一直试图从别的角度切入,其实也就只是想要满足自己的性癖嘛。」

  她太清楚了,让我连扯谎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要是不顾一切的,继续歪下去,明或许会脸色发青。那样或许也挺有意思,却不是我乐见的。

  丝的形象已经有点糟了,我可不能也跟着堕落。

  於是,来自亲妹妹的吐槽,我先选择静静面对;血压是上升一点了,但只要别表现出来,明就不至於在第一时间内发现。

  有趣的是,丝虽表示过意见,却总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;都已经仔细评论过了,却仍试着减少谴责的感觉,感觉有点莫名其妙。

  丝是想藉着对我客气些,来掩饰自身羞耻心不足的事实吗?

  以上,也间接证实了,她是抱着玩心来面对这一切的。

  好複杂,我猜,之中的平衡,不会是谁靠着大量阅读就能掌握住的,中就,还是得要有喂养者参与才行。

  而明就算身在现场,也还是很少表示意见;一次又一次的,把我和丝都捧成主角,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,我想问的是:这样好吗?

  在服侍喂养者的同时,自己也得到更多;把这一切都视为是理所当然,道德上其实有点说不过去,但若是不把眼前的许多现象都看得平常些,就不会那么像是情侣,以及家人。

  后一项才是最重要的,我想,用不着再提醒自己了。

  明的爱,不只是带来术能而已;在确定彼此的关系与相处习惯后,连我们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自卑感,她都想要试着消除。

  对象是泠的时候,尤其明显;很勉强,可能旷日费时,却教人感动。

  要更自在一点,最好是减少交易的感觉;在进一步确定些什么,「不够青春」会是我採用这种思考方式时,首先会遇到的问题。

  要改善,就得用另一种修辞,像是强调「明比我们还像个大人」。

  丝当初会这么说,似乎也表示她思考得极为透彻,一定──是我想太多了吧?
  投影变得单薄的我,连心跳都变乱了些。

  会烦恼那些琐碎的问题,表示我还没蜜那么会享受人生。

  要改的话,得先从模仿谁开始──不,最好还是维持原样。

  说真的,要是没有我和泠,明可能没那么乐意继续担任喂养者;再多几个像丝或蜜的触手生物,明搞不好会常常叹气──

  甩动几下投影的我,想令思绪再集中些。无奈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身处在这样美妙的空间中,意识又还算清楚;被睡前的自在感影响,再配上彷彿灵魂出窍的投影风格,身心必定是处於轻飘飘的状态。

  再不小心一点,我们的触手是有可能伸出舌头,让明有子宫被舔舐的感觉。
  无奈,多数时,我首先品嚐到的,是丝的下半身。讨厌,精液的味道好重。
  由於是全身都被精液包裹,我就算改变次要触手的连接位置,结果也不会差太多。和一个人进来时不同,有太多意外了。

  要不是本身具备的安全措施一直都在,我还真担心自己会怀上丝的孩子
  她的精子,很具侵略性,符合她那野兽般的形象。这类形容竟然会出现在一个爱读书的少女身上,也太不合理了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